黑人生活问题起义有 结果 在许多黑人拥有的企业中突然兴起。但是大多数车主认为这是暂时的,并担心事情一旦倒退就会恢复原状。

罗斯林·卡拉莫科(Roslyn Karamoko)’当Covid-19重创美国市场时,位于底特律的精品店已经开始失去所有销售。她不得不关闭她的‘底特律是新黑人’ and 送她的工人回家 。但随后出现了“黑人生活问题”运动。很快,人们开始争先恐后地支持黑人拥有的企业,而她的企业却一发不可收拾。

由于警察的野蛮行径,种族偏见以及Covid-19对有色人种的打击最为严峻,市民纷纷赶赴,使他们成为美国公民,并帮助他们摆脱困境。大多数企业巨头已决定以不同的方式为运动提供支持。本& Jerry’的冰淇淋公司要求人们消除白人至上的行为,而美国银行(Bank of America)则承诺提供超过10亿美元的资金,以解决种族不平等问题。

在小型企业中,这种好处逐渐变得不那么重要。卡拉莫科对自己正在接受的业务感到高兴的同时,她的业务’的缺陷也同样突出。她没有’没有足够的员工来经营她的商店。社会疏离协议极大地抑制了她的衣服制造。

小企业主担心这种繁荣将是短暂的,当常态回到美国街头时,这种繁荣很快就会消失。

图片来源:Brittany Greeson